上海文学社首页 > 文学作品>正文

走进鹰山

发布时间 2019-11-21 00:00:03 点击: 2 作者:

鹰山坐落在小兴安岭深处。

主任医师淑英教授,

很想走近她,

正在播种,

据汤原县50多公里,很久以来我从我的一些喜一爱一户外登山的一些朋友那里听他们讲述鹰山的魅力。近日终于如我所愿和学院附属医院院长隋哥,王总一行十人驱车前往,乘上小汽车一路向着小兴安岭深处进发,窗外修整一新的农田,田野里再也看不到众多人播种的劳动。

几乎找不到茅草房的影子,

取而代之的是农业机械在广阔的田野里作业。沿途路径一些村庄,给我感受最深的是乡村的变化。那一戳戳整洁。明亮的农舍足以说明家乡山村的发展,眼望窗外的景色。禁不住对过去年代。

秋收的乡村生活还萦绕在眼前,

同行的三姐更是感慨万千?几乎在我记忆深处感受过的三姐都经历过。光春天整地就是一项非常繁琐的事情!社员们首先要刨砟子"然后是捡砟子堆成堆,社员们抡起带有十根木齿的耙子打砟子。直到把砟子的泥土全部拍干净才。

再用生产队的大马车把敲好砟子平分到农户用作烧柴用!播种时要刨坑,施少量的农家肥。播种前要平整土地进行起垄,培土才算将这颗充满希望的种一子播种完成,出苗后不久就要。

现在好了!

正在我沉浸在对过去年代充满苦涩的回忆时。

远处重叠的山峦氤氲在淡淡雾霭里,

一遍不行还要进行二遍。三遍除草,想一想都让人头痛,从春种稻收割一律是机械化作业;过去年代繁重的劳作方式一去不复返了;小车已驶入茫茫林海深处,满目养眼的绿色,暖暖的夏风吹拂着我们的脸颊;车子在鹰山脚下停了。

前来应战的户外登山选手络绎不绝,

他们有的是自驾车。

正赶上佳木斯市第三届登山节。有种梦幻之感,有的是组一团一乘坐大客车来的,那些参加此次户外登山的选手有年轻人,也有上了年岁的老人;我很敬佩这些喜一爱一运动人们,至于他们是否真的拿到名次已经显得不重要了,站在山:

仰望鹰山若近若离的峰峦很想攀登上去;之险的山峰是何等的难。我深知要想攀上如此之高。假如真的攀登上鹰山主峰。

或许会看到平日里与众不同的景象。

山脚下星罗棋布山村等等,既然来了,无论是否攀登多远,比如远处重重叠叠的远山。我都想试一试。于是我与隋哥。玉玲沿着一条羊肠小道向鹰山的顶峰前行,这条小路很长。由于是在。

互相谦让着通过小路。

小路左侧一条小溪与我们相伴而行,溪水无比清澈,流淌的声音为这寂静大山增添了活力,一些参赛队员率先登顶的已经折返回来,不知走了多长时间才向着一条更陡小路攀登?其实这条小路就在山脊上,不时踏上有多年前建造的木质台阶和挖掘出来的石阶。险要地段还添加了。

尽管有破败不堪的护栏保护,我还是不敢向两边的山崖靠近?我们沿途仰望远处奇奇怪怪的石峰,有的像三峡的神女峰。这条小路越来越狭窄,有的像云南大理石林的阿。

狭窄处他便拉着我的手;

假如我们真的登上鹰山顶峰我们很难看到她秀美的容颜,

我已渐渐悟出距离产生美的原因所在,

拍照时有些战战兢兢。贺东得知我恐高,鼓励我不要向两边看;只好在这里停留下来!看来我无法再向上攀登了,或许此处就是欣赏景山的最佳角度;虽然最终没有登上鹰山主峰。在一定距离欣赏她。

不想他也伸出两只小手向我走来,

我有好久没有抱过像他这样大的孩子了!

但能够走近她。我们来到山脚下我们的野餐营地;我蹲下一身来看着正在玩耍的贺东的宝贝孙子;我禁不住要抱抱这个活泼。可一爱一的小家伙。孩子正在咿呀学语且刚刚学会。

很是惹人喜一爱一,

这是一个人在最初成长的过程中都会遇到。

那步态好像喝醉酒的人?摇摇晃晃的。宝贝儿的下颌在不久前玩耍时跌倒划破留下结痂的痕迹,鼻尖上又留下新的划痕。就像我们的人生一样。仔细想来哪一步是顺顺利利的?几乎没有,我亲一吻着宝贝稚一嫩的小。

久违的感觉又重现在眼前;

"亲一下爷爷。在一旁观望的贺东一爱一人对宝贝说道:"宝贝顺从的亲一吻了我一下:一股十分好闻的幼儿气味扑面。

我怀里抱着的宝贝仿佛是我女儿贝贝?如今已是学业有成;拥有了自己的一片天地,我感叹岁月的飞逝!一奶一一奶一的身边一定是幸福!感叹岁月带给我们无限的愉悦我怀中的宝贝在他爷爷!愉。

宝贝饮食正常,

从宝贝的身上,我读懂了自然才是最经得起摔打的。聪明可一爱一;不像当今的孩子那么娇生惯养!就像一个小太一一一样,处处唯我独尊,我不明白人才就是在一娘一胎里开始教育出来的吗?答案是否定的,鹰山带给我的感受是丰厚的。我们乘坐的小车渐渐远离了。

别具一。

上一篇:何人着山川

下一篇:有得此乡人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