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文学社首页 > 美文>正文

龙神

发布时间 2019-11-02 10:09:02 点击: 5 作者:

一管玉箫竟不亚于千军万马。

盘踞在东海中一个四面悬崖的海岛上,

首领名叫道满,

嚣张地将那海岛命名为修罗岛。

朝廷多次派兵前去围剿,

剿倭寇,破结界。遇龙神;十九岁的少年将领,修罗结界明朝初年。东南沿海一带倭寇为患,其中最凶残的一伙,由东瀛一些落泊的武士组成。会些邪术,丝毫不将大明朝廷放在眼里。都久攻不下:这时一个叫夙夜的少年将军主动。

长得丰神如玉,

他一袭白袍往船头一站。

恨不得即刻飞到修罗岛,

领了三千精壮亲兵。势要一举攻下修罗岛,夙夜年方十九,武艺高强,在军中屡立战功;颇有威信,夙家军将士心中顿生豪情。与那伙倭寇浴血相搏,船队在海上航行了三天。平静无波;第四日。

大家在船舱里睡得正熟,猛然闻得船头的号角声呜呜吹响,值夜兵大呼,倭寇来偷袭了,将士们须臾间布好!

夜色中,前来偷袭的小舟星星点点泛着幽暗的冷光。那是倭寇们身上黑色的鲸皮甲,夙夜一声:

漫天通红的火箭撕裂了黑暗。小舟上的倭寇见形势不妙,纷纷掉头往黑暗中蹿去。夙夜下令全速追击,夙家军全力追赶,倭寇狼狈逃窜,东海这一片水域火光。

镜中火光灼灼,

道满身旁一个青衣侍童面露惧色道:

何足惧也;

众人只觉心神一恍;

道满傲立在修罗岛最高处,青色海岩上悬着他用咒法请出的千里镜;海中的战况一览无余;这一次来的人不比以前那些窝囊废,船上的弟兄们会不会有危险啊!道满抚须笑道:有勇无谋,弟兄们很快就回来了,夙夜领着船队在海上风驰电掣追踪了数。

夙夜心中暗叫不好!

原本近在眼前的倭寇们竟凭空消失在黑暗中,船上的火把纷纷熄灭了。四周不知何时起了大雾,耳边一丝风声也无,寂静得可怕;算一算时辰,众人抬头望去;太阳应该渐渐升起了才对。夜空浓重如一面巨大的古铜镜。淡淡披在众人身上,只隐隐有些诡异的紫光。只怪自己求胜心切!反而中了对方的圈套;副将锦炎蹙眉道:刚才那群。

将我们引到了一个结界,那道满小儿,定是想困我们到粮水断绝。然后不费一兵一卒将我们一网打尽,夙夜在船头踱了几步,突然眉头一展;虽然海面上被布了结界,但水底那么多鱼虾!

纵使再强大的术士,也控制不了那么多生灵!海底一定有破绽可寻!锦炎点头称是:当下两人安抚了众将士。又选了十名水性绝佳的死士。往海底。

夙家军向来致力于研习水战,

众人眼前陡然明媚起来;

有一套独门的闭气方法,珊瑚五光十色,各种海鱼在水草间穿行,下到三四丈深的时候,夙夜和锦炎相视一笑,心知脱离了结界。振奋起来往外围游去,约摸潜游了半炷香的时间,周遭的游鱼越来越少了,嶙峋的海底黑石上。鲸鱼和海鲨庞大的尸骸堆积如山,夙夜和随从们将匕首横握到手中,警惕地环顾四周。人无比,突然间,一个黑色的庞然大物急剧俯冲下来。众人慌忙朝旁。

夙夜小心翼翼地游过去察看;

大胆狂徒。

却是一头垂死的虎齿鲨。定睛一看;猩红的血自伤口源源不断渗出来。它周身伤痕累累,还不及近身,便听到头顶一声。

竟敢来这里撒野,

便同锦炎等人一起。

夙夜来不及抬头看来人是谁,被一个强劲无比的黑色漩涡给吸了进去,龙神助阵不知昏睡了多久;夙夜缓缓睁开眼睛,眼前一片光辉,头顶上是一个巨大的水晶罩子;罩子外面五彩斑斓的海鱼成群嬉戏,罩内却有空气。

数以万计的夜明珠镶嵌在水晶罩内壁,

眼睛碧蓝。

肌肤雪白;

夙夜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美人。

不由看得痴了。

与陆上无异。是以这原本幽暗的海底熠熠生辉,明亮无比,他被五花大绑地扔在七色地毯上;锦炎和其他手下不见踪影。远处的玛瑙玉椅上。斜倚着一个珠光璀璨的绝代佳人,她金色的长发如麦浪般起伏,明艳不可。

还不跪拜龙神大人,

殿上的女子风致绝尘;

一声炸雷惊起,龙宫岂能容你无礼;发话者是个背着龟壳的老头子,两条触须在唇边一颤一颤,神色愤慨至极,雪白的海石与火红的珊瑚宝树交相辉映,夙夜环顾四周;陈设奢华精致,也只有龙神的身份;才匹配得上这样的。

我怎么看着不像?

夙夜不由微微一笑。遥遥朝龙神大人致意。龙神展颜一笑,柔声道:龟丞相。这个俊小子就是凶手,龟丞相炸雷一般的声音再度响起,禀殿下:最近东海里被屠的鲸鲨越来。

在下乃大明朝的水军将领夙夜,

奉命出海围剿海盗,

因中了贼人的奸计,

不得已潜入海底寻找出口,

刚好看到这个小子领着一群人用匕首杀死了一头虎齿鲨!臣今日出宫时。龙神并不答话。脸上仍然挂着笑容。夙夜挺起胸膛。正色道:龙神大人;我想龟丞相是误会了;谁承想误打误撞惊扰了龙宫,那头虎齿鲨并非我所杀。我看到修罗岛倭寇的战衣由鲸鲨之皮。

之前交战时;

恳请龙神大人助我和弟兄们脱离困境,凶手十有八九便是那些人。在下定当竭尽所能剿灭修。

以免海中的鲸鲨再受其害,

龟丞相还要反驳。龙神咯咯笑道:确实不像坏人,我看你生得这样俊。我呆在这水晶宫里也有些闷了,看你如何大展神威,不如与你一同去会会那修罗岛;顺便散散心。夙夜大喜。

也只得领命放了他们,

又备了鲸鲨车辇伺候龙神出行。

连声应允。龟丞相虽一脸不愿意。夙夜领着龙神赶到夙家军被困的结界时;夙夜将龙神介绍给众人。将士们已经望眼欲穿。将士们静默了片刻。不怎么相信?龙神淡淡。

众将士这才齐齐拜倒;

天幕转为碧蓝;

站上船头一挥袖;四周的浓黑妖雾顿时无影无踪,谢过龙神,龙神命龟丞相整治了足够三千人食用的珍馐美酒;以此一鼓士气,陪龙神临风畅饮,夙夜屏退。

看着茫茫海天碧色。夙夜笑道:如此良辰美景,不知大人有没有兴趣听一听俗世的曲声,龙神轻启朱唇,将军既有如此雅兴,我当然不能放过聆听妙音的绝佳。

夙夜信步走上船头,

龙神看得痴了,

将军请吧!从腰间抽出一管古铜色的玉箫。清越空灵,他一身白衣翻飞如蝶舞,箫声入云,远远看着。羽化登仙,竟似要飞升而去,连夙夜何时奏完一曲坐回身畔都不知道:几杯美酒下肚。龙神的眼神亦媚惑迷离起来,她伸出修长的玉指缓缓抚上白衣少年的脸颊,真像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夙夜温柔地笑着,将军与我那负心的。

然后跟龙神大人回龙宫做伴。

轻轻捉住了她的手。夙夜自从见到大人,便知此生心中再也装不下其他女子了。如若大人不嫌弃,待夙夜剿灭了修罗岛那伙倭寇。便回军中请辞,将军当真愿意与我厮守一生;不离不弃吗?夙夜将她轻轻拢入。

将士们豪气大增。

踮脚望了望远方的船队,

怎么又逃出来了。

龙神哽咽失声,指天发誓,吃饱喝足之后,十艘战船展了满帆,向着修罗岛全速前进,青衣侍童给道满奉上一杯清茶,惊现如花修罗岛上,皱眉道:莫非他们中间也有懂咒术的高人;自己送上门来也好!道满拈须笑道:省得我们出门去收。

那么多柚木战船和兵器,

修罗岛四面都是悬崖。

只要死守住那道狭窄的入口,

要拖回岛上也着实费力;易守难攻。想要攻进来简直比登天还难!不料道满竟懒懒地挥了挥红色的令旗,命手下将入口处的铜闸徐徐升起,门户大开迎客来,青衣侍童。

道满放声大笑。

一个金发碧眼的绝色美人依偎在白衣将军身畔。他吞了口口水道:一眼看到主将的船头上,您看船上那美人儿。真是馋人得紧,岛主您呆会儿杀死那些土包子之后,就将她抢了来做夫人吧!那可使。

青衣侍童失色道:

那群呆子将她当做龙神供奉;我一介凡人又岂能娶神灵做老婆,那美貌女子竟是龙神吗?道满抬手朝西边一指。距修罗岛近百里的西边海域里,暗流下是我修罗岛的地。

有一股直通修罗岛地下的海底暗流,里面放了我数年来搜罗到的宝贝。我小小施了一点咒术,还真以为自己得到了龙神撑腰。那群没见过世面的呆子。现在只怕正激动得忘乎所以呢青衣侍童疑惑地盯着船头上的金发。

可是我们岛上。似乎并没有这般出众的美人呀!道满眉目间俱是得色,吃吃笑道:那美人正是你们胡子拉碴的二当家呀!怎么样,被我用咒术一打扮。他陪着那小白脸在我们岛的地下山庄里玩了一遭。还真成了旷世尤!

无敌术法不出道满所料;

船上的将士们连刀剑也握不住了,

给船上人吃的酒食都是下过料的;他们现在倒是生龙活虎。再过半炷香的时间,便只能瘫在船上任人宰割了,夙家军的战船行至修罗岛入口。

用登云梯攀上巨大的柚木战船,

纷纷倒在甲板上,动弹不得;倭寇们架着鲸皮小船;利箭一般从岛上涌出,看也不看船上怒目圆瞪的众将士;径自将战船逐一驶进了岛中的海港。道满站在城头,看着主舰上僵坐不能动弹的夙夜。笑声久久回荡不息,心中无比。

船上的倭寇还沉浸在洋洋自得之中,

原本瘫倒在战船上的将士们一跃而起;三千将士势如猛虎。从船上扑将下来,稀里糊涂便送了命。手起刀落,倭寇的头颅成片滚落在地。鲜血将整个海港染得猩红一片,修罗岛便沦陷了大半,道满又惊又怒地看向主舰。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刚才还奄奄一息的少年将军此刻正坐拥。

身旁金发美人的视线,似笑非笑地看着道满,一刻也不肯离开他俊美的脸颊,这这夙夜一边轻抚冒牌龙神的。

道满大惊失色,一边眯起眼睛笑。岛主为何如此意外?难道只许你施咒弄出假凤虚凰,就不许我施咒让他假戏真做吗?眼下龙神大人心中只有夙夜一个,然后回龙宫去长相。

心心念念要助我平了修罗岛,

怪只怪,

又怎会当真下毒加害我和我的弟兄。岛主您太不懂女人心呀道满用传音入密的方法去唤他的二当家;愈加缠绵地贴在俊美的白衣少年身侧;谁料对方早已陷入龙神的身份不可自拔,连眼风都没有分给道满半丝。修罗岛上的倭寇倾巢而出,双方开始贴身。

抬头望去;

然而占山为王的海盗流寇又怎么能与训练有素的精兵同日而语?半个时辰后。倭寇战败。道满气急败坏地拿了令旗预备布阵施法。好不容易摆好法器,岛上血流成河,便听到清越的箫声破空传来。成千只白鹤循箫声而来。低低盘旋在碧蓝的海面上,上万条虎鲸跃出水面。海中也突然大浪汹涌,急速朝岸边涌来,鬼哭狼嚎声顿起,须臾。

道满只觉身体一轻。

脚下是汹涌海浪,

往大海中央的礁石上撞去,

白鹤与虎鲸上了修罗岛。逃窜的倭寇全部被直直抛入海中,低头一看,原来自己被一只巨大的白鹤叼着,夙夜一曲已毕,原本依偎在船头痴痴看着他的美人如梦初醒,满目惊慌,抱头大叫一声;跌入了水中。美艳动人的龙神不见了,取而代。

是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刀疤大汉,

为祸东南沿海十数载的修罗岛倭寇。

在海浪中跌撞扑打,终于彻底败在了一个十九岁的少年手中,那群土包子不是被您困在了结界?

上一篇:光棍门前贴对联差点没把人

下一篇:现在我的生活是在小时候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